專一網 專注財稅金審 服務企業!

專一網

當前位置:首頁 > 評審 > 評審資訊 >  正文 

財務造假!這個案例,告訴你虛構交易的公司是怎么死法

2017-07-01 | 來源:網絡整理    人看過
分享到: 
    看點一:虛構交易,造假最便捷也最惡劣本案太化股份通過虛構交易,虛增了營業收入,屬于財務造假中最常見、也是性質最惡劣、最具欺騙性的一
看點一:虛構交易,造假最便捷也最惡劣
本案太化股份通過虛構交易,虛增了營業收入,屬于財務造假中最常見、也是性質最惡劣、最具欺騙性的一種手法。
虛構交易是虛構經營的一種表現,常常通過增加銷售收入或其他收益,同時虛增資產。
由于企業的經濟業務是虛構的,所以涉及到企業經營業務的所有環節,都存在著造假的空間。
我們不妨來模擬一下虛構交易都涉及哪些環節:假如我要虛構一筆銷售業務。
銷售前我們要虛擬一個客戶,然后偽造一份銷售合同;
銷售時我們要偽造出入庫單、運輸單等;
付款時我們要偽造銷售發票;
現金流入時我們要偽造銀行存款對賬單、銀行存款調節表;
最后納稅時還要偽造納稅單據。
如果有進出口業務,還要偽造報關單、信用證等等。
總之一旦撒了一個虛構交易的謊,后面就要用無數的謊言去圓謊。
可見這已經不是簡簡單單的、靠利用會計手段的小聰明了,敢這么玩的人,一定膽大包天,蔑視國家的法律、法規,性質非常惡劣啊。
歷年來虛構交易最被人拿出來講的“反面教材”,就是2001年引起股市地震的銀廣夏。
他就是通過偽造購銷合同、虛開發票等手段,虛構交易,涉案金額7.45億。
另外創業板造假第一股‘萬福生科’其造假手段也有虛構交易。除此之外還有黎明股份、麥科特、藍田股份等等。
而本案太化股份一樣,厚著膽子,虛構了7億營收的交易。
看點二:太化股份的粉墨登場
太化股份,主要做焦炭、化工產品的貿易,貿易收入占總營收的80%以上。
2014年太化股份實現營收33.7億,同比增6.32%;實現歸母凈利潤1910萬,較去年相比,扭虧為盈啊。
然而同期他的貿易收入的毛利率卻只有0.57%。
太化股份正是憑著這份看起來沒啥毛病的財務報表—粉墨登場。
然而戲還沒演出多久,就被臺下的專業評委“爆了紅燈”。
這位專業評委,來自財政部駐山西省財政監察專員辦事處。(下稱專員辦)
專員辦指出:太化股份在2014年的財務報表中做了手腳,即:通過虛構交易的手法,虛增了11.47億的貿易收入。
這么一搞,事就大了啊。
在座的另一個專業評委,證券監管層,立馬跟著逼問太化股份,你丫可是在我地盤上混的,老實說你到底有沒有作假?
好歹太化股份也是個國企,腰桿很直,他矢口否認:哥沒造假。
并且他還擺出了很多理由,凸顯自己目前現狀的特殊性。
例如:目前他已經配合上頭搞綜治,關了很多化工裝置,現在在搞轉型。
只是因為內控制度有缺陷,存在貿易業務的單據缺失,或者單據辦理不及時的現象,誤使大家以為我們的貿易業務“看起來像造假”,但只要完善內控制度,就沒啥大事。
然而監管層可不會聽信片面之言,既然有專業評委提出了質疑,這事就一定會查到底。
最終太化股份造假案還是東窗事發了。
看點三:太化股份的造假全攻略
太化股份造假的中心思想就是“無中生有”——虛構交易。
即:太化股份通過自身或者子公司,在買方和賣方之間,假扮了一個“假中間商”角色,把別人的購銷買賣,確認為自己的收入。
這個套路,太化在這個造假案中,運用了多次,大家一起來看看,他是跟哪些買方賣方玩的,又各自虛增了多少收入。
1)太化股份與太原某工貿公司和山西某投資公司,簽訂焦油購銷合同,虛增收入3.16億;
2)太化股份與太原某焦化公司和山西某焦化公司,以及與山西某經貿古交分公司和山西某焦化公司,簽訂工礦品購銷合同,合計虛增收入4754萬;
3)太化股份與山西某煤焦公司和山西某物貿公司,簽訂焦炭買賣合同,虛增收入3440萬;
4)太化股份與山西某煤電公司和山西某公路公司,簽訂盤螺購銷合同,虛增收入6682萬;
5)太化股份與山西某煤電機電廠和新礦某貿易公司,以及與山西某煤電機電廠、新興某貿易公司,簽訂高線、螺紋鋼購銷合同,合計虛增收入1300萬;
6)華旭物流(太化子公司)與山西某國際公司和山東某化工公司,簽訂氯化鉀購銷合同,華旭物流虛增收入9865萬。
除此之外,太化股份還存在利用第三方,將同批貨物重復銷售了2次,收入自然虛增了4000多萬。
上述雖然虛構交易的次數較多,但是都具備三個共同的特征,且十分異常,與我們所理解的正常商業邏輯相違背。
一是太化股份與供應商、客戶分別簽定采購合同與銷售合同,除價格條款以外,商品名稱、數量、規格、結算方式、提貨方式等其他條款均基本相同;(合同條款存疑)
二是太化股份均不負責合同項下商品的運輸、檢驗和倉儲,全部由客戶向供應商自提、供應商送貨至客戶或直接在商品存儲地轉移貨權;(不參與貨物周轉)
三是在結算方面,主要為客戶向太化股份交付貨款后,太化股份再向供應商交付采購款。(先收款,再付款)
如此不符合商業邏輯的交易行為,一定是有問題的哦。
看點四:評委們是從什么細節看出財務造假的貓膩的呢?
太化股份2014年虛增貿易收入的造假案,在專員辦和證券監管層的攜手下,破了案。
那么監管層們是從哪些財務指標上讀出了財務異常的?我們重新翻閱了太化股份2013年、2014年(造假年)、2015年的財務數據,發現了幾處疑點。
疑點一:2014年凈利潤預測數與實際凈利潤數相差巨大
太化2014年業績預盈公告,業績預測400萬,而后實現凈利潤為1910萬,相差了近5倍
要知道,雖然預測數據不可能與審計數據完全一致,存在差異是允許的。但是如果有達近5倍的差距,存在巨大的會計差錯的概率就大幅上升。
先期確認收入和利潤,后期再做會計差錯調整,這是財務造假中容易出現的手法。比如前段時間,我們分析過的欣泰電氣就是這么玩的。
試想:在高耗能業務不斷關閉,行業景氣度不好的情況下,凈利潤能實現這么高的增速嗎?這塊激增的凈利潤,從何而來?
而太化股份也并未給出足夠令人說服的理由,令人心生疑惑。
疑點二:巨額的資產減值損失,毛利波動太大
2015年太化股份的貿易收入為20.8億,較去年下滑25.44%。毛利率只下滑了0.01%。
同時2015年太化股份的歸屬凈利潤為-1.7億,較上期同比下滑了1027%!
這凈利潤一下子吞掉了這么多,都去哪里了?
我們發現,在太化2015年財報中,太化計提了1437萬的壞賬,以及1.96億的其他資產減值損失。
這1.96億的資產減值,主要是對2014年處于停產狀態的固定資產計提的減值損失,不過干嘛放到2015年補計提?
太化解釋稱,當年固定資產停產,我們沒怎么計提,后來有人要買這個資產,我們重新評估了下,按照公允價值與賬面價值差額,補提了 1.96億,沒想到一下子減值這么多啊。
然而一貫發生這么大比例的資產減值準備,監管層一定不會輕易放過呀。
疑點三:經營性現金流量為負
2012-2014年太化的經營活動現金流量入不敷出,現金凈流量連續為負。
2014年經營性現金流量的凈額為-1.2億,與2014年1910萬的凈利潤出現了背離。
疑點四:收入結構變動大
2013年太化的貿易收入21.29億,占總營收比重為67%;2014年貿易收入27.9億,占總營收比重為82%;2015年貿易收入20.8億,占總營收比重為90%。
收入結構對于正常運營的企業來說,一般不會出現如此大的結構變動。
而太化在短短三年內,貿易收入的貢獻值蹭蹭的提升,收入結構在跳舞,這是準備“變形”了嗎?
不錯,太化在對監管層的問詢中回復:貿易業務的增長,是應對轉型過渡時期的特殊任務,因為化工生產都關了,為了能安置下崗職工,只能做做“中間商”業務了。
回憶一下太化股份近三年的利潤變動,很顯然,太化確實很努力,也很時髦,讓小伙伴們體驗了一回云霄飛車。
綜上來看:以上四個疑點,太化股份的財務真實性,已經亮了紅燈。
同時我們還注意到,2014年致同會計師事務所出具的是標準無保留意見的審計報告,到2015年卻出具了帶強調事項段的無保留意見的審計報告。
往往中介機構的審計意見的變化,也是提醒大家警惕財務造假的一個重要信號。
PS:
雖然太化股份造假案被曝光,其背后財務造假的動機,究竟是什么呢?
毫無疑問,虛構收入,就是為了操縱利潤,太化股份靠著這招,讓2014年的凈利潤一下子扭虧為盈。
之所以要鋌而走險,可能如專員辦所言,太化也許是為了完成國企的上級考核指標吧。[2]
不過,出來混,遲早是要還的。
本案依據《證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條的規定,監管層擬作出以下處罰決定:
1、對太化股份責令改正,給予警告,并處以四十萬元的罰款;
2、對邢亞東、張瑞紅給予警告,并處以五萬元的罰款;
3、對趙敏、王秋根、王建國給予警告,并處以三萬元的罰款。
對于財務造假的虛構交易手法,或對于太化股份造假一案,大家有什么看法,歡迎在下方留言討論哦
 
專一網
山东群英会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