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一網 專注財稅金審 服務企業!

專一網

當前位置:首頁 > 金融 > 金融新聞 >  正文 

3億保底《夢想合伙人》僅收8000萬,資本對賭迷局難破

2016-05-10 | 來源:娛樂資本論    人看過
分享到: 
    一向低調的福建恒業正因《夢想合伙人》保底失敗而被推上輿論風口。這部聚集了姚晨、郭富城以及韓國《來自星星的你》導演等一眾明星的影片,自五一上映9天以來,票房不足8000萬。按照3億保底計算,意味著福建恒業這次虧損大概在7000萬左右。
一向低調的福建恒業正因《夢想合伙人》保底失敗而被推上輿論風口
這部聚集了姚晨、郭富城以及韓國《來自星星的你》導演等一眾明星的影片,自五一上映9天以來,票房不足8000萬。按照3億保底計算,意味著福建恒業這次虧損大概在7000萬左右。
雖然成立時間已經很久,但福建恒業應該是這幾年通過發行驚悚片真正走上前臺的發行“新貴”。就在不久前,這家公司正在進行新三板上市之前的定增,包括北京文投集團在內的幾家基金都將成為恒業的新股東。有消息稱,公司這一輪估值達到30億。
事實上,保底發行確實成為跨界資本以及影視新貴切入整個影視行業的一條捷徑,之前的《美人魚》、《心花路放》也讓和和影業、北京文化等走上影視前臺。
但這條路也并不平坦,甚至充滿荊棘。在娛樂資本論《電影金融創新案例與邊界》白皮書中盤點了近幾年的電影保底案例,失敗遠多于成功。
比較典型的案例莫過于以電影營銷起家的劇角映畫。這家公司在去年完成C輪融資后估值達10億,并準備沖刺新三板。但在連續為《梔子花開》《戀愛中的城市》《師傅》3部影片保底失敗后,不僅沒有完成2015年跟投資方之間的業績對賭,連上市計劃也被擱淺。
福建恒業3億保底《夢想合伙人》收8000萬,劇角映畫連續三部保底失敗,為何仍堅持保底?

也許在這兩家公司背后,還有更多因為保底而虧損的公司。但話說回來,商場如戰場,勝敗乃兵家常事,面對高速增長的電影市場環境,選擇高風險的高價保底,無疑也成為了影視新貴切入影視這塊大蛋糕最直接和迅速的方式。
畢竟,曾經做過多起保底發行的博納影業,其CEO于冬就表示,保底發行在全球的娛樂行業來說,都是一件再正常不過的事。
《夢想合伙人》3億保底,發行老兵恒業也虧了
《夢想合伙人》由姚晨、郭富城等人主演,并由樂華文化、恒大影視、向上影業、《戰狼》的出品方春秋時代、微影時代、華夏電影等多家公司聯合出品。按照這樣豪華的演員和出品方陣容,7700多萬的票房成績確實令人心酸。
福建恒業3億保底《夢想合伙人》收8000萬,劇角映畫連續三部保底失敗,為何仍堅持保底?

不過,《夢想合伙人》票房不如預期最心酸的可能不是出品方。因為早在影片上映之前,福建恒業就已經提出了3億保底。相當于恒業已經提前向樂華文化等出品方支付了9000多萬的票房分賬款。
如果按照目前不到8000萬的票房計算,福建恒業最后可能要虧損7000多萬。福建恒業內部人員透露,影片是在沒開拍之前的劇本階段就保底了,后期沒有介入制作環節,沒想到最后成品會差這么多,“在這次的保底中吸取了很多教訓”。
但一些影評人表示,其實《夢想合伙人》主要就是劇本故事有問題,邏輯不清楚,而且劇本中的人物都立不住。“跟《中國合伙人》不一樣,女性創業本來關注度就低,沒太有人氣。”甚至,其邀請的韓國導演對于這部片子主題的背景都不甚了解。
福建恒業3億保底《夢想合伙人》收8000萬,劇角映畫連續三部保底失敗,為何仍堅持保底?

一位在影片制作完成就看過片的電商平臺人士透露,去年看片的時候就覺得影片不好,預計最終票房加上票補最多也就1億。
令人好奇的是,福建恒業算是在電影發行行業摸爬滾打的老兵了,對于影片劇本問題以及影片最終票房預估不會沒有自己的判斷,為何這次如此激進會提出3億保底呢?
在業內看來,這可能這與福建恒業上市計劃有關。
一位曾經接觸過福建恒業的投資人表示,福建正在進行新三板上市之前的定增,已經與北京文投集團等幾家投資方達成協議,“之前應該是想通過保底沖一下業績”。
翻一翻福建恒業2016年的片單,2016-2017年度,恒業影業總計將推出28部電影,里面不乏《天亮之前》《消失的愛人》等品相不錯的大片。上述投資人表示,在今年的片單中,部分是通過保底方式拿下來的,包括春秋時代出品的《大話西游3》,恒業也正在進行保底接洽。據悉,《大話西游3》的保底已被炒到了6億以上。
福建恒業3億保底《夢想合伙人》收8000萬,劇角映畫連續三部保底失敗,為何仍堅持保底?

此外,福建恒業也以保底的方式接手了《夏有喬木雅望天堂》的發行。這部影片原本由快鹿集團旗下的大銀幕發行。影片出品方山東嘉博方面透露,在發行之前會先讓福建恒業交一筆“發行保證金”,以保證影片的排片率達到一定標準。
劇角映畫保底3連敗,新三板上市計劃擱淺
看到福建恒業的境況,一位業內人士感嘆,穩打穩扎多年,沒想到在保底這條路上栽了跟頭。其實,業內也不乏像福建恒業這樣嘗到保底苦頭的公司:比如劇角映畫。
福建恒業3億保底《夢想合伙人》收8000萬,劇角映畫連續三部保底失敗,為何仍堅持保底?

這家公司成立于2009年6月,以社會化電影營銷起家,后來逐漸涉足影視投資、發行以及影院經營。2015年,公司C輪融資之后估值到達了10億,并打算沖擊新三板。
劇角映畫董事長梁巍曾經公開表示,自己在資本運作上完全是個門外漢,并沒有特別明確的融資計劃,但公司背后卻有一個完美的資本局。
2013年劇角映畫拿到了同創偉業幾千萬元的A輪融資;不到一年的時間,又獲得了天星資本和同創偉業領投的6000萬B輪融資;去年2月完成上千萬的C輪融資,由上市公司奧飛動漫領投;3個月后,劇角映畫進行了C+輪融資,奧飛動漫和天風證券入場。
既有專注于創業板上市的VC(同創偉業),又有專注于新三板掛牌的PE(天星資本),還有上市公司(奧飛)和證券公司(天風證券),這樣的投資組合對于一家創業公司而言堪稱完美。未來不管選擇創業板還是新三板,劇角都為上市鋪了一條好路。但這一手好牌,劇角映畫似乎有點不知道怎么用。
據調查,劇角映畫去年保底3部影片都沒有成功。去年暑期檔為《梔子花開》保底4.3億,但最終,這部影片票房只有3.8億;此后為小成本電影《戀愛中的城市》保底6000萬,但這部影片票房最終只有5300萬;去年年底,為徐浩峰導演的《師父》1.5億的保底也以失敗告終。
福建恒業3億保底《夢想合伙人》收8000萬,劇角映畫連續三部保底失敗,為何仍堅持保底?

用高價保底的激進方式拿到一些不錯的影片,應該是劇角映畫為了上市而做業績準備,但如今卻陷入了保底失敗的泥潭,甚至因此擱置了新三板上市計劃。
一家投資方內部人士表示,劇角映畫跟投資方之間簽有對賭協議,2015年的利潤在4000萬左右,但因為保底失敗,去年不僅沒有完成業績對賭,還虧損了四五千萬。“如果上新三板的話會,會要求公司披露上一年業績,劇角現在的情況,顯然不適合披露,所以,一直到現在還遲遲不上市。”
當媒體向劇角方面求證此事時,對方以“不方便”為由拒絕了回應。
保底發行風險這么高,為什么還要做?
這次《夢想合伙人》讓福建恒業虧了不少錢,但對于影片的主要出品方樂華文化來說,可能要感謝這次保底發行。
福建恒業3億保底《夢想合伙人》收8000萬,劇角映畫連續三部保底失敗,為何仍堅持保底?

福建恒業3億保底發行,意味著要在影片上映之前就把9100多萬的分賬款給到片方。而在去年樂華被共達電聲100%收購之后,也有業績對賭。
根據去年的收購公告,樂華文化要在2016年、2017年和2018年扣除非經常性損益之后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利潤分別不低于1.7億、2.2億和2.8億。如果承諾年度任何一年低于承諾利潤,則由承諾人向上市公司補償。盡管仍不知道樂華文化能從9100萬中分的多少收入,但依據其制片成本推算,總不至于虧損。
此前,光線傳媒總裁王長田就態度鮮明的不看好保底發行,理由是:“保底發行總是風險由一方承擔,利益向另一方傾斜。所以,絕大多數保底運作是失敗的。”
確實,保底發行帶來了投資方與發行方的“權力倒置”。投資方的回款周期大大縮短,同時影片投資風險也轉移到了發行環節。
另外,一旦保底成功,發行方也會獲得高額回報。
和《夢想合伙人》一樣,選擇在影片拍攝之前保底的,就有耀萊影視為《我不是潘金蓮》的保底:此前,耀萊影視文化與華誼兄弟、摩天輪文化共同簽訂馮小剛新片《我不是潘金蓮》的發行協議,如票房低于5億,耀萊將支付2億票房凈收益,票房5億至8億部分凈收益由耀萊獨享,票房超出8億元部分,耀萊將獲得票房凈收益的50%。
福建恒業3億保底《夢想合伙人》收8000萬,劇角映畫連續三部保底失敗,為何仍堅持保底?

和福建恒業、劇角映畫相似的是,耀萊影視此次的保底也是為了資本市場:作為一家在2014年底就借殼松遼汽車上市的公司,耀萊需要在上市公司業績報中有一份漂亮的票房成績單。
只是,商場如戰場,勝敗乃兵家常事。對于眼花繚亂、泡沫叢生的影視行業來說,看走眼也是常有的事。正如一位業內人士所說,保底發行是一件一個愿打,一個愿意挨的事情,賭贏了最好,沒贏,就要愿賭服輸。

 

 

排行榜

  • 24小時
  • 一周
  • 一月
專一網
山东群英会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