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一網 專注財稅金審 服務企業!

專一網

當前位置:首頁 > 稅務 > 稅務趣聞 >  正文 

稅收立法和柏拉圖整體主義的“一致同意”困境

2016-12-17 | 來源:    人看過
分享到: 
    當今世界柏拉圖的整體主義思想越來越受到排斥和質疑。在《理想國》一書中柏拉圖構建的理想城邦是一個主張廢除核心家庭、放棄私有制的統一的
\
當今世界柏拉圖的整體主義思想越來越受到排斥和質疑。在《理想國》一書中柏拉圖構建的理想城邦是一個主張廢除核心家庭、放棄私有制的統一的城邦,這個城邦如同一個超級個體有自己的價值主張,有自己的幸福訴求,而城邦中的個體要服從于城邦整體以城邦整體的意志為準則,這就是柏拉圖的整體主義思想。哲學家卡爾·波普爾在《開放社會及其敵人》中批判柏拉圖的整體主義類似于極權政治,他認為柏拉圖為了城邦的整體利益,犧牲了個人的利益,個人在城邦是沒有自由權利的、沒有選擇的自由、沒有宗教、言論的自由,城邦的正義等于"一切符合城邦利益的東西",個人的幸福在城邦得不到實現。
不得不說波普爾的批判有一定的道理。在柏拉圖看來由于大多數個體不能把握真理,所以他們需要被引導,而且必須幫助維護一種能讓別人發現真理并據此進行社會統治的社會結構。在《理想國》第5篇中柏拉圖認為"當一個國家最像一個人的時候,它是管理得最好的國家"。柏拉圖意圖建造一個由哲學王統治的理想社會,為了使城邦達到和諧狀態個人要服從于城邦,城邦的價值高于組成它的個體的價值,城邦的目的不是謀求某一個個體的幸福也不是謀求某一個階層的幸福,而是城邦整體的幸福。因此在柏拉圖的理想城邦中個人的自由確實會受到一定的限制。
但是柏拉圖的整體主義并不是極權主義,二者是有明顯區別的。二戰時德國法西斯實行的就是極權主義,在極權主義統治下個人完全從屬于整體,只是整體的一部分,個人所能的只是服從整體的利益和價值系統,個體完全只是整體實現自己利益和價值系統的工具和手段。與此截然不同的是雖然柏拉圖追求的是城邦整體的幸福,但城邦整體的幸福在柏拉圖認為就是城邦所在的全體公民的幸福,二者并不對立。柏拉圖意圖將城邦建立成一個大家庭,在個體服務于這個大家庭的同時大家庭的存在也是為了服務于個體,從而使整個城邦能夠穩定和諧。所以柏拉圖沒有將城邦的幸福和全體人民的幸福對立起來,人民雖然的確在為城邦的利益和幸福作貢獻,但這種貢獻并不是與自己的幸福無關,相反作貢獻的同時也在謀求自己的幸福。
其實無論是個體主義還是整體主義,追求的都是善、個體主義追求個人的善、整體主義追求的是個體服從整體的善,但最終整體的善還是會回歸到個體的善上來。《理想國》第5篇如是說:"對于一個城邦,我們能提到的最大的惡是把它撕裂變成多而不是一;而最大的善是將它團結成一起使它變成一。"因此在柏拉圖的意識中整體主義并沒有凌駕于個體之上,而是來自于個體再回到個體,使得整體下的個體都能得到利益的訴求。其實整體與個體是互相交融貫通的,而不是界限分明。這就是柏拉圖的整體主義能夠給稅收立法的"一致同意"困境所能帶來的方法論上的啟發也就是對如何構建理想稅法規范的啟發。
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了"稅收法定原則",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收回稅收立法權,從而結束了過去稅收精英立法的歷史。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收回稅收立法權無疑有助于稅收立法的民主性,但稅務部門的專業人士仍會以"即使通過人大制定稅法也無法保證制定的稅法讓人人滿意"作出反駁,如何通過蕓蕓眾生建立抽象的稅法規范以致人人滿意,或者說如何制定"人人滿意"的規則是現代法治難以解決的難題,其中折射出的是"公平"的問題。直面這個現實而又棘手的問題無疑有助于我們構建理想科學的稅法規范。
如何建立"人人滿意"的規則,西方的一些學者提出了不少觀點,較有影響的是布坎南的"一致同意"理論。"一致同意"是建立在完全的個人主義基礎之上,布坎南認為多數投票機制下,占少數的選民的利益得不到保障,最終會出現"多數人的暴政"以及阿羅悖論(指經濟學中,經常提出一些目標體系。按照實際經濟運行是貼近于它及貼近程度還是背離了它及背離幅度,來判斷經濟運行的好壞。--編者注),這是不平等性的表現不符合保障個人利益的準則,邏輯上的解決方法就是"一致同意",以達到帕累托最優狀態。但"一致同意"是相當困難的,所以布坎南又提出了"元規則"理論,布坎南將規則劃分為"元規則"和"普通規則"。"元規則"是最高層次的規則,其涉及到最基本的人權和利益保障,"元規則"層面需要"一致同意","普通規則"則可以多數同意。布坎南將"一致同意"的范圍縮小了,但能夠制定出"一致同意"的抽象的"元規則"也是很難的,這不再是規則的問題,而是人性的問題,總有一些個體的利益訴求與大眾相悖。布坎南沒有能夠解決這個問題,這就是"一致同意"的困境。
而《理想國》中柏拉圖的整體主義為此找到了出路,前面論述過,整體主義是來自于個體,再回到個體,整體與個體是互相交融貫通的。對于如何達到一致同意,可以以政治團體為單位,由政治團體去協商達成"元規則",而個體要做的,就是選擇與自己利益相符的政治團體。基于選擇自由個體可以選擇離開一個政治團體加入另一個政治團體,對于不想加入任何政治團體的個體可以以自己為一個政治團體或者表示接受其他政治團體協商出來的結果。這樣就很好地解決了個體很難達成統一的問題,由政治團體協商,往往容易相互妥協后形成統一。當然政治團體協商統一的成果是屬于所有個體的,是有利于所有個體的。這就是根據柏拉圖整體主義來自于個體,再回到個體的方法。
可以看出柏拉圖的整體主義所營造出的整體的善,最終都將回歸個體,整體與個體相輔相成并無對立。而解決"一致同意"困境的方法就是破除絕對個體的存在,以整體的形式達到一致再惠及于個體。對于如何構建人人滿意的理想稅制問題關鍵在于"稅法元規則"的建立,并且在個體選擇自由的基礎上以政治團體的形式最終相互協商達成一致,從而確立人人滿意的公平稅制。

相關熱詞搜索:稅收立法柏拉圖整體主義

上一篇:中國稅收的發展歷程

下一篇:最后一頁

專一網
山东群英会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