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一網 專注財稅金審 服務企業!

專一網

當前位置:首頁 > 稅務 > 稅務趣聞 >  正文 

元政權轟然崩塌 包稅制暗藏禍端

2016-02-03 | 來源:中國稅務報    人看過
分享到: 
      公元13世紀,元政權軍隊用鐵馬金戈、強弓硬弩開拓了中國空前廣闊的疆域。然而,短短90多年之后,明軍就攻陷大都,元政權退居漠北。一個
元政權轟然崩塌 包稅制暗藏禍端
  公元13世紀,元政權軍隊用鐵馬金戈、強弓硬弩開拓了中國空前廣闊的疆域。然而,短短90多年之后,明軍就攻陷大都,元政權退居漠北。一個空前強盛的王朝轟然崩塌,原因自然有很多,但從稅收角度看,元政權采用的包稅制損害了社會經濟和百姓民生,最終動搖了國家政權的基礎。 
   
  改進籌集財力的辦法見成效 
   
  成吉思汗去世后,1229年,窩闊臺被蒙古各部推舉為大汗。仗著舉世無敵的軍事力量,窩闊臺想一統中原。可這時,黃河中下游地區被金國控制著,因此,窩闊臺即位的第二年,就迫不及待地御駕親征,南下滅金。 
   
  一開始,強大的蒙古軍隊打得金軍節節敗退。可一段時間過去了,士兵開始吃不飽飯,沒有力氣打仗,戰斗力嚴重下降,蒙軍和守衛潼關的金軍反復拉鋸,傷亡慘重。心急如焚的窩闊臺忙從國庫調集糧草,可財政大臣卻回稟道,國庫已經空虛到“倉廩府庫無斗粟尺帛”的地步,根本沒有余糧供給軍隊。 
   
  原來,當時蒙古軍隊籌集財力的辦法很簡單,就是一個字——搶!他們每攻占了一個地方,首先做的就是把錢財和糧草掠奪一空。這樣做,開始效果還不錯,迅速搶來的財富可以暫時維持軍需。可時間一長,就出問題了,糧食和錢財都搶光了,百姓無法再生產,哪還有東西給蒙古軍隊搶啊? 
   
  國庫空虛的根本原因,其實是籌集財力的方法不對。于是,窩闊臺忙找大臣們商議,想找個好辦法。可是,這些大臣們也是游牧民族出身,沒什么文化,說到理財,都是一竅不通。 
   
  窩闊臺思來想去,突然一拍大腿,激動地說道:“哎呀!我怎么把他給忘了呢?” 
   
  窩闊臺想起的這個“他”名叫耶律楚材。耶律楚材出身契丹皇族,生于金國都城燕京。他年輕時博覽群書,對歷朝歷代的治國理財之道很有研究。當年,成吉思汗攻占燕京之后,看到耶律楚材滿腹經綸,很是欣賞,便把他招致麾下,命他隨侍左右,出謀劃策。 
   
  耶律楚材對窩闊臺說:“目前財政困境的原因,是沒有找到一個能夠長期籌集收入的辦法,只要開征稅收,何愁國家沒錢啊?”他接著說:“可以分三類征稅:一是工商稅收,對生產鹽鐵和從事漕運的商人征稅,一年下來,就有50萬兩白銀。二是農業稅收,可以按畝征收稅糧,一年就有40余萬石糧食。此外,還可以按戶征收布帛,每年可以收上8萬匹布帛。這樣一來,財政緊張的問題就能基本解決了。” 
   
  隨后,耶律楚材在燕京、太原等地設立了十個課稅所,每個課稅所設有正、副課稅使,負責征收賦稅。為了保證課稅所的順利運行,他“極天下之選”,專門精挑細選了一批高學歷的業內人士,任用了大批原金國的稅收官員,特別是正、副課稅使,更是飽讀詩書的文化人。 
   
  很快,中原地區的賦稅就如同百川歸海般,匯入了國庫。窩闊臺欣喜之余,任命耶律楚材為中書令,相當于現在的國務院總理。 
   
  財政問題解決了,窩闊臺重整旗鼓,舉兵攻打金國。糧草無憂的蒙古軍隊勢如破竹,很快滅了金國。 
   
  包稅制動搖政權基礎 
   

  1237年,西域商人劉忽篤馬等人向窩闊臺提出包稅的請求,想用140萬兩白銀包買全國課稅。簡單地說,包稅就是商人通過預先向國家支付一定的錢財,來取得征稅的權力。 
   
  面對有商人包稅的請求,窩闊臺一琢磨,覺得包稅挺不錯啊!劉忽篤馬一下就開出了140萬兩的高價,可比耶律楚材費那么大勁兒,在全國收上來的總稅款還要多40萬兩啊! 
   
  可就在窩闊臺準備同意包稅的時候,耶律楚材卻堅決反對。耶律楚材說道:“陛下,不能包稅啊!這些要包稅的商人,無一不是貪婪之人,他們包稅之后,必定會下壓百姓,上欺朝廷。” 
   
  聽了耶律楚材入情入理的分析,窩闊臺盡管有點舍不得140萬兩白銀,但還是忍痛割愛,沒有同意包稅。 
   
  然而,一波方平,一波又起。1238年,中原地區暴發了大面積的旱災、蝗災,很多地方顆粒無收,百姓餓死無數,課稅使陳時可等人聯名上書窩闊臺,要求減免賦稅。雖然窩闊臺心里是一萬個不愿意,但為了安撫百姓,不出亂子,還是下詔免稅了。下詔之后,窩闊臺心里并不平靜,心想,按目前的征稅方式,一遇到災荒,就不得不減免稅收,哪有包稅那樣“旱澇保收”來得穩定直接啊! 
   
  與此同時,想要包稅的商人也沒消停。1239年,西域富豪奧都剌合蠻,再次向窩闊臺提出了包買天下稅收的請求。為了能成功包稅,奧都剌合蠻重金賄賂了窩闊臺的親信,其中就有窩闊臺最寵幸的皇妃——脫烈哥那。窩闊臺對于包稅的態度動搖了。 
   
  徹底扭轉窩闊臺對包稅態度的,還是奧都剌合蠻給出了一個讓他無法拒絕的價碼——220萬兩白銀。220萬兩白銀可是全年稅收的兩倍啊!如此誘人的條件,怎能不讓窩闊臺怦然心動呢? 
   
  眼看著全國征稅大權就要落入奧都剌合蠻的手中,耶律楚材再一次力諫窩闊臺,痛陳利弊。但早已被利益沖昏頭腦的窩闊臺,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包稅。 
   
  1240年,奧都剌合蠻被任命為諸路課稅使,統管國家十路課稅所。果然不出耶律楚材所料,取得了全國課稅權之后,奧都剌合蠻為了迅速收回220萬兩白銀的前期投資,并賺取更多的稅款,將征稅大權明碼標價,層層轉包。根據史料的記載,他幾乎是無稅不包:全國差役稅、鹽稅、河泊渡口稅、燕京酒稅,甚至還有歷代王朝都視為主要稅收來源的農業稅。商人只要出錢,就能從他那買到賦稅的征收權,自行征稅。 
   
  而且,地方諸侯、蒙古貴族發現,只要掌控了課稅所這個中間環節,就能在包稅的暴利上分一杯羹。舉例來說,太原地區每年正常的稅收是30萬兩白銀,如果地方諸侯控制了太原課稅所,就可以對朝廷謊報一個10萬兩白銀的包稅價格,但實際上,商人想要包稅,就得出50萬兩白銀給課稅所!地方諸侯只用上交10萬白銀兩給國家,輕輕松松就能賺40萬兩白銀! 
   
  于是,他們想方設法在課稅所中安插自己的心腹。不到十年的時間,十大課稅所中,除了京城地區的燕京課稅所還歸中央管理之外,其他九個課稅所都被地方諸侯控制了。這90%的稅收機關都被別人掌握了,國家哪還能收得上多少稅啊! 
   
  忽必烈之后,元朝包稅之風愈演愈烈,包稅商層層盤剝,導致百姓窮困,民不聊生,再加上統治者腐化墮落,導致國內矛盾尖銳、社會動蕩。到了元朝末期,僅十余年間,就爆發了三十幾次大規模農民起義。最終,曾經不可一世的大元王朝,不足百年就轟然崩塌。 
   
  我們從現代稅收的角度反思包稅的成敗,不難發現,包稅制在本質上是以犧牲稅收法治和公平為代價,換取一時的財富,最終動搖了國家政權的基礎。這恰恰印證了,稅收是國之利器,不可輕易予人,收稅必須依法依規,科學合理。
專一網
山东群英会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