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一網 專注財稅金審 服務企業!

專一網

當前位置:首頁 > 財經 > 財經資訊 >  正文 

一線城市的產業升級難題:上海企業遭遇“人才荒”

2016-09-16 | 來源:    人看過
分享到: 
     產業升級是一個響亮的名詞,但在現實的操作中,卻需要面對很多現實的難題。  作為國內一線城市、產業升級排頭兵的上海,也遭遇了困境。
產業升級”是一個響亮的名詞,但在現實的操作中,卻需要面對很多現實的難題。

作為國內一線城市、產業升級“排頭兵”的上海,也遭遇了困境。最新的報告顯示,通過以隨機抽樣方式選取3532家企業為樣本開展調查,反映招聘員工比往年困難的企業約占53.3%。

盡管上海企業平均招聘滿足率為83.3%,但涵蓋了“互聯網+”幾乎所有領域的信息傳輸、計算機服務和軟件業,招聘滿足率較低,僅為77.5%。

“這背后反映的兩個問題值得思考,一個是特大城市對于人口的控制,可能有一些副作用反映在了勞動力市場上。另一個則是勞動力市場結構調整的速度,還無法與經濟結構調整的速度相匹配。”復旦大學人口研究所副所長任遠表示。

事實上,對一線城市來說,如果不能解決人才問題,產業升級就是夢中花、水中月。

結構性問題顯現

上海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就業促進中心9月13日發布的一份報告顯示,2016年上半年,有過半參與調查的企業反映,招聘員工比往年更困難。

報告顯示,上海企業平均招聘滿足率為83.3%,這也意味著上海企業16.7%的招聘需求未能及時得到有效滿足,這些就業機會因為人力資源市場供求不匹配的結構性矛盾而流失。

從不同行業的企業招聘滿足率來看,衛生、社會保障和社會福利業招聘滿足率最高,為92.7%;信息傳輸、計算機服務和軟件業招聘滿足率則較低,僅為77.5%。企業招聘滿足率與企業用工景氣指數之間存在負相關關系。

分析人士認為,出現上述狀況的原因,主要受到三大因素的影響,首先,上海市的產業結構調整,對于從業人員的知識、技能和素質提出了更高要求。其次,企業部分薪資空間受到擠壓,對從業者吸引力有所下降,最后,上海勞動年齡段人口逐漸減少,勞動力有限供給不足。

對此,任遠認為,在產業升級和人口控制的背景下,對勞動力匹配產生了新要求。

上海市近期出臺的多項政策文件均要求,2020年,控制常住人口不超過2500萬人,而在2015年末,上海的常住人口已經達到了2415.68萬人,增量空間只有85萬左右。

上海社科院城市與人口研究所副所長周海旺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人口控制之下,上海需要注意的問題是結構失衡。

以戶籍人口為例,戶籍人口在上海的人口結構中占比較為固定,也不太可能遷移出去,但這部分人群中老齡化和出生率低等問題較為突出,勞動力供給在大幅減少。

任遠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上海可能面臨勞動力總量不足的問題,造成錄用人口的需求遠遠大于求職人口。

此外,目前上海的結構性調整也在持續進行之中,目前第三產業的比重也已經超過了70%,戰略新興產業也得到了力推,但勞動力市場的發展和結構的調整目前無法與產業結構調整同步。

周海旺說,報告中招工難的問題,可能從總量上來看并沒有那么嚴重,但其中的問題是,隨著經濟的調增和新興的產業的發展,人才需求并不能很好滿足存在結構性的問題。

而上海正在推進的疏解非核心功能,也會帶來勞動力結構的變化,一些相關產業的勞動力可能會向外疏解,任遠建議,在這個過程中,政府部門可以通過產業就業和福利進步、產業標準的監管和產業效益的調控,來引導勞動力市場的調整。

前述報告也判斷,上海市企業招聘滿足率持續震蕩下行,未來繼續下行的可能性較大,上海人力資源市場的結構性矛盾較為突出,且有進一步加劇的趨勢。

一線城市力爭吸引高端人才

勞動力供需不平衡,上海并非孤例。事實上,一線城市均或多或少存在勞動力人口匹配的問題,這為產業升級造成了障礙。

以廣州為例,廣州市人力資源市場服務中心對外發布了《2015年度廣州市人力資源市場供求信息調查分析報告》顯示,近年來24歲及以下異地務工人員占比持續下降,自2009年以來降低了19.9個百分點。2015年,一個求職者可以對應個1.48個職位,顯示廣州市勞動力供給趨緊趨勢短期內難以有效緩解,勞動力總體供不應求態勢延續。

而在深圳,大專以上學歷人口占常住人口比例為24%,北京、上海和廣州這一比例均超過了30%。

周海旺建議,在人才結構調整的過程中,要注意加強人才培養力度,在教育尤其是職業教育方面,需要針對目前的產業結構調整作出適應和改進,可以根據企業的需要進行訂單式的培養。

一方面是培養適合產業升級的人才,一方面則需要引進更多合適的人才。為了吸引高端人才流入,目前一線城市各出奇招。

目前,在科創中心建設的背景下,上海從2015年5月開始,陸續公布了多項人才吸引政策,從戶籍便利、住房補貼等方面提出多項優惠政策,吸引高端人才的入駐。

此外,在技能人才方面,上海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出臺了一系列扶持政策,致力于培育技能人才。上海市人社局就業促進中心與城投集團、光明食品集團、建工集團、申迪集團、綠地集團、上海銀行等51家市屬國有企業建立了人力資源戰略合作機制。

北京近期也強調,高技能人才將首次納入人才引進之列,北京市人力社保局局長徐熙指出,北京對急需的科技、文化、醫療、教育等各個領域人才進行規劃,并有評價體系;同時,正在積極拓寬人才概念以及引進的領域,包括高技能人才也將列入引進工作計劃。

深圳則在吸引人才的政策進一步放寬了純學歷型人才的落戶門檻,對人才入戶不設指標數量上限,同時新增社保入戶渠道。

廣州也出臺多項政策吸引高端人才,包括對符合條件的留學人員給予10萬元安家費等等。此外,廣州對海外高端人才落戶、科研、創業提供便利和扶持,并及時為他們解決在崗位聘用、職稱評定、經費支持、安家入戶、住房解決、醫療保障、子女入學、配偶就業等方面的問題。

 
 
 

排行榜

  • 24小時
  • 一周
  • 一月
專一網
山东群英会围码